当前位置:首页 > 招聘求职 >
李迅雷建言2019-中央应加杠杆企业与居民部门去杠杆
2019-10-08 12:08:04   作者:辽宁信息港  

  南宁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张榜单尽显中国经济的“大事”与“大势”!“2018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陕西治癫痫的药物有哪些进行中!【点击投票】Pick你心目中的商业领袖

  新浪财经讯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所所长李迅雷12月11日在出席由中国经营报主办的“2018卓越竞争力峰会”时建议,明年,中央政府应加杠杆,企业部门与居民部门继续去杠杆,以便优化经济结构,同时为“稳增长”创造更大空间。

  李迅雷分析称,减税的幅度取决于政府支出,由于政府支出是刚性的,再加上由于经济增速下行导致的政府收入增速放缓,因此明年减税虽有空间,但不应抱以过高期望。其预测减税幅度在1.7万亿左右。

  基于上述分析,李迅雷称,中央政府应加大举债幅度,适度扩大基建投资,以起到稳投资的作用。在其看来,虽然我国社会杠杆率水平上升较快,但中央政府杠杆率仍处低位,而我国与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的债务有明显区别——前述国家的举债是被消费掉的,而我国的举债基本都用于投资,“也就是说,我们政府的背后有巨大的资产,就是国有企业,这个规模是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相比的。我们把杠杆率的分母如果换成资产,其实中国政府的资产负债率很低,比发达国家更具有调控优势”。

  此外,李迅雷预测,明年我国GDP增速大概会维持在6%到6.3%之间,仍处于减速过程。而房地产投资将会继续回落。“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是9%左右,明年我估计大概在5%左右,几乎是减半的增速”。他给出的原因是,明年商品房销售面积负增长,房企资金已经出现明显紧缺,购置土地和建筑安装投资能力不足,而棚改货币化政策已经到了后期,不可能再加大力度。

  在谈到消费时,他也认为明年会出现回落。一方面是因为GDP增速下行,企业盈利增速可能放缓导致的居民收入增速回落,另一方面武汉哪治疗癫痫病好是因为居民的杠杆水平处在高位,六个钱北京市治疗好癫痫要多少钱包空了。

  汇率方面,李迅雷认为,人民币确实有贬值压力,但没有很大贬值空间。“即便是破了7,也不至于出现大幅度的贬值,可能破了7之后还不排除会回到7%,因为中国毕竟是一个制造业的大国,我们生产能力还是非常强的。此外,外汇储备、低通胀和美国态度等也不支持大幅贬值,这是支持人民币汇率稳定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以下为演讲摘编:

  李迅雷:我跟大家交流一下关于2019年的宏观经济展望,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总体来讲分析宏观经济方法无非就是三驾马车,当然三驾马车主要是从需求侧来讲,如果从公共风险管理角度,可能就要关注到比如说像全社会的债务水平等等。

  之所以把外需放在第一位,是因为最近中美贸易还在磋商之中,预期应该还是会向好,当然道路比较曲折。即便中美贸易能够得到和解,我们也不能把出口的前景看的过于乐观,从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外需对中国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弱,这也是全球经济步入到减速增长阶段的结果。

  尤其今年以来,全球贸易增速进一步下滑,这个趋势是很难改变的。而另一方面,由于中国劳动力成本的上升,我们的竞争优势也在走弱。

  所以,在对2019年的展望当中,我们还是要谨慎看待外需。因为2019年全球经济都在往下走。比如说日本经济又是接近于零增长,欧洲经济也不行,关键在于美国也撑不住了,美国第二季度的GDP增速比较高,到了第三季度就开始走弱了,而且特朗普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却并没有让美国的贸易逆差缩小。今年10月份,美国的贸易逆差又创了历史新高。

  诸如油价的回落,大宗商品价格的回落等等也表明了全球经济还是在走弱。在这方面,不能忽视的是中国的因素。中国的经济体量尽管只有美国的2/3,但是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超过30%的。所以,中国经济减弱对全球大宗商品的需求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然而,像特朗普要对中国采取种种的贸易制衡举措,这本身对中国经济发展也带来一定负面影响。

  所以,全球经济其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贸易摩擦会加大各国之间的交易成本,对资源优化配置是不利的。因为中美之间的贸易实际上更多是互补型的,中国跟一些发达经济体都是属于互惠互利的贸易格局。

  如果说一味的要求贸易平衡,只能够加大交易成本。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大趋势下,要单方面来实施贸易平衡,其实对全球经济都是不利的,同样对美国自身的经济也是不利的。

  从美国自身来讲,2016年经济开始复苏,到现在为止已经明显有走弱的迹象了。上个月的非农就业也是不及预期的,房地产已经开始走弱,比如美国一些西部沿海城市的房价已经从过去的溢价销售,到现在直价销售,迹象也比较明显。

  不仅是美国,全球这两年房价涨的比较高的城市,无一例外的都出现了房价回落,在这个背景之下,前段时间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讲话,声称美国目前的利率水平与中性利率的偏离度已经非常小了。他这个话的意思被大家解读为,美国加息可能要告一段落了。今年12月份是否一定会加息?或者至多明年至多还会有两次加息,这样也表明了全球经济是走弱的趋势。

  外需的下降对于2019年的经济还是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从11月份的数据来看,中国的出口增速已经陡然降到的5%,这样我估计明年的出口增速也是在个位数,不容乐观。

  对于中美贸易方面,我想多讲的一句话,即便中美贸易摩擦能够得到和解,中国出口竞争力也面临一定的压力。每个国家的经济都有发展阶段,中国已经从低收入国家变成中上等收入国家。所以,以前全球性的产业转移到中国,现在我们又面临着一定的向外转移压力。

  过去中国经济为什么能够得到快速的增长,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我们有很强的竞争优势,人口红利,劳动生产率的大幅提高,所以中国的崛起跟日本经济的衰退,跟“亚洲四小龙”经济的减速其实是一致的,也就是国际竞争力之间其实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此消彼长。

  此消彼长的原因背后是劳动生产率增速的变化,当中国劳动生产率增速大幅上升的时候,美国、日本的劳动生产率增速自然就下滑,因为他们已经到了一个高收入国家了,技术进步这个方面都已经趋缓。

  同样的道理,中国目前也出现了一个劳动力增速的下行,在这种背景之下,资金肯定是逐利的,资金肯定要寻求更大的回报,现在就有所谓的“强力五国支撑”,比如说像马来西亚、印度、泰国、印尼、越南都成为引进外西安小儿羊癫疯怎么治比较好资最有吸引力的国家。中国部分产业也向这些国家转移,比如纺织业是比较明显的。

  当然,有个乐观的地方,即便这样转移,它的可持续性应该也是有限的,因为毕竟中国人口体量巨大,要大规模的转移产业,现在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容得下中国这么大的制造业的体量。所以说,这是我们一定的优势所在。

  当然,面临的挑战在于,我们不能够依赖于低附加值的出口。中国虽然出口份额在全球是遥遥领先的,但是出口的附加值还是偏低的。这就需要我们在今后更大程度上来掌握核心技术,加大研发的投入,当然,这个过程可能是比较漫长的,不是说今年、明年就能够实现,可能还是需要有5-6年的时间。

  这次G20的会议,应该说意义还是重大的,我想对这方面的评价应该还可以进一步的提高。我想“习特会”的意义重大,能够跟民企座谈会相提并论,民企座谈会的核心还是要鼓励民企,说明我们国家对民企的重视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习特会”达成的共识进一步表明了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是不会变化的,还会进一步推进和持续下去。这对于改变我们的预期应该还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政治局会议提出“六稳”,最后一个就是“稳预期”,2019年我认为政策趋好预期还是比较稳的。

  2019年的经济,由于外需的回落,出口对GDP的贡献依然还会是负的,这样的话,我们对内需的依赖度就会更高。但是,不是说你想让它起来它就会起来,它还是有自身运行的规律。

  在我看来,中国经济跟房地产周期是一致的,就是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个长的周期,这种长的周期就是一个房地产的周期,也就是库兹涅茨的周期,它的顶点、它的峰值应该是在2011年,我们现在延续的就是2011年以后一个下行的过程,这个下行的过程不会很快就结束,但是经济增速的下行,在我看来不是一个对中国经济悲观的理由。

  比如说,像日本、韩国、德国等等,二战之后这些成功崛起、成功转型的国家,他们的崛起都是在经济增速下行时期,在经济增长速度从高增长转为中速增长之后实现了成功转型。

  其实中国经济目前也面临着一个转型的机遇。消费增速在回落,投资增速在回落,这是明年不可避免的两大趋势,也就是说,三驾马车同步减速。同步减速的背景之下,GDP增速大概会维持6%到6.3%之间,今年的GDP增速估计是6.5%或者是6.6%。所以,还是一个减速的过程。

  那么,在这个减速过程当中,为了不至于让速度减的过快,所以还是需要采取一定的举措来“稳投资”。所以,我们在政治局会议“六稳”里面就有一个“稳投资”,以及“稳外资”,“稳外资”就是要加大开放力度。“稳内资”还是要靠基建投资来拉动,因为固定资产投资其实也是三大部分,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跟制造业投资三个部分。制造业投资是一个慢变量,今年的制造业投资增速略有上升,主要靠民企,民企主要是投资新兴行业。那么,房地产投资估计还是会回落。

  所以我们现在能够期待的就是基建投资能够在“稳投资”当中起到积极的作用,这就意味着政府要加大投入,要加大举债力度。

  最后,讲一下明年的期望。明年在改革和开放上还是值得期待的。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政府对新兴制造业的支持力度还会进一步加大。对于那些通过市场制度的不健全而获得持续盈利的企业来讲,可能会有压力。因为市场经济越完善,套利空间就越小,这是一个大的趋势。

  前段时间医药股出现大幅下跌,就是因为对药品集中采购的定价机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变化——仿制药采购价大幅下降,原因在于过去毛利润太高,属于规则套利。这种“黑天鹅事件”在明年会不会还有?今后应该更多提倡企业拥有有核心竞争力,要给有核心技术,有专利技术的企业更多的溢价,而不是利用制度的漏洞来获得这种不可持续的收入。企业会加强基础研究投入,在应用研究方面我估计还是有一个很大的空间。

  减税方面,我想应该也还是有一定的空间。当然,对这块期望不宜过高。虽然官方表态会有大幅度的减税,但是减税幅度是取决于我们的支出,如果支出是刚性的,收入的增速又会放缓,我想明年大概率的减税的幅度大概是在1.6万亿到1.7万亿,今年的减税幅度大约是1.3万亿。所以,应该还是有所提高。但是,我认为还是有空间。

  我的政策建议是什么呢?就是中央政府应该可以加大举债的幅度,因为虽然全社会的杠杆率水平上升比较快,但是政府的杠杆率还是比较低的,而且中国跟美国、欧洲,跟那些发达国家的债务有一个明显区别是什么?他们的举债是被消费掉的,我们的举债是用在投资上面的。也就是说,我们政府的背后有巨大的资产,就是国有企业,17年末总资产达182万亿元,这个规模是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可以相比的。我们把杠杆的分母如果换成资产,其实中国是具有非常强的优势。

  美国在次贷危机发生之后,政府的杠杆率水平上升了40%,我们现在中央政府的杠杆率水平只有20%,而背后的资产规模又是非常大。所以,我觉得明年应该就是中央政府加杠杆,企业部门跟居民部门是去杠杆,这样可以优化结构,同时也为“稳增长”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如果在这个背景之下又能够推进国企改革,这样就是国企跟民营企业之间的关系够能够处的更好。

  我的报告就到这里,谢谢!

友情链接